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纺织服装网 > 行业资讯 > 关注集群资讯 > 正文
展会新闻--------------- [更多]
·固本开新,江苏纺织铸新魂 第十八届
·“乐鲨杯”2016江苏省服装院校童装
·参加第三届江苏(盛泽)纺博会!
·10月18日的云纺城中国流行面料街区
·省长石泰峰莅临“江苏大唐”展馆
·2017/2018男装女装潮流趋势发
推荐企业---------------[更多]
·徐州工业用呢厂 替代进口并非终点
·【自主品牌30强】红豆集团
·【自主品牌30强】黑牡丹(集团)股份
·【自主品牌30强】海澜集团
·【自主品牌30强】海尔曼斯集团有限公
·【自主品牌30强】江苏法诗菲服饰有限
  • 海安:“小蚕茧”做成“大产业”“丝路”上走出致富路
  • 发布时间:2016/12/22 14:05:39 来源: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  一根蚕丝,“接二连三”,串联起农工贸等农村一二三产业。桑园养鸡鸭鹅鱼、套种蔬菜药材、桑叶浸水分离沼气发电,高端丝织品、微胶囊香精蚕丝被、桑茶叶、蚕沙枕、蚕丝面膜……不仅充分循环利用资源,把茧丝绸全产业链条“吃干榨净”,同时带动逾28万人就业增收。近年来,江苏省南通市海安县“小蚕茧”做成了“大产业”,“丝路”上携农走出致富小康路。

     

      蚕丝织就万家富“龙头起舞”探新路

      海安县素有“中国湖桑之乡”“茧丝绸之乡”“优质茧丝基地”等美誉,蚕桑生产居江苏首位,纺织产业在全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2015年,海安县生产锦纶长丝20万吨,占全国12%;生产蚕丝5600吨,全国第一;生产真丝绸面料3000万米,全国第一。纺织产业171家规模以上企业总计实现应税销售额369.39亿元,占该县工业应税销售额三分之一强。

      海安蚕桑生产历史悠久,该县共有桑园近9万亩,蚕农达11万户,2015年全县仅蚕茧收入即达4.5亿元。该县充分发挥龙头企业鑫缘茧丝绸集团带动作用,形成蚕种繁育、栽桑养蚕、丝绸服装、真丝家纺和开发各类衍生品等全产业链经营体系,2015年茧丝绸产业销售收入逾百亿元,出口创汇1.75亿美元,带动县内25万农民增收和3万多名产业工人就业。

      记者在海安县蚕种厂附近养蚕大户徐兆祥家的大棚里看到,由鑫缘集团支持建成的标准化大棚环境整洁、温度可控,小蚕、大蚕分开养殖,集团还为蚕农配备了电动切桑机,和过去家庭养蚕条件相比,可谓“鸟枪换炮”。“我是这里的拆迁户,对蚕宝宝很有感情,鑫缘集团技术人员几乎每天都来指导,养蚕效益大大提高,今年仅中秋蚕就卖了4万多元。”徐兆祥说。

      栽桑养蚕、养鱼喂鸭、观光休闲,一派田园风光,沁人心脾,记者在周中银、成涛父子今年刚成立的海安周成农场看到这番现代种养加一体蚕桑农业发展的美妙图景。在鑫缘集团技术员的指导下,周成农场建成没多久就迎来了秋蚕大丰收,还带动周边多位村民就业增收。

      今年以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稳步推进。从当年的“百万雄鸡下江南”,到目前生产的高档面料、天然彩丝服饰等茧丝绸产品远销欧、美、日、韩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海安县充分发挥龙头企业引领带动作用,在农业供给侧改革的实践中走出了一条新路。其中,鑫缘集团开发的天然彩色蚕丝产品彻底打破日本和欧美对我国天然彩色茧丝技术封锁的壁垒,极大地提升了茧丝供给质量。

     

      定准位做到位站好位不越位不缺位不错位

      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步入新常态,海安茧丝绸产业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来之不易。海安县委书记陆卫东坦言,这和当地干部群众勇扛旗、敢担当、争创一流业绩的工作精神密不可分。该县打出“组合拳”,政府部门做产业培育责任人,既“迈开腿”,也“管住手”,并处理好到位不缺位、定位不错位、守位不越位的关系。同时,龙头企业切实履行生产主体责任,发挥引领带动作用。

      海安县成立专门的产业集群培育工作机构,制订出台产业集群培育考核办法、全产业链培育发展考核办法等,并划拨财政资金支持蚕桑行业内企业主持或参与产品标准和行业标准制定。同时,以政府服务驱动国家级龙头企业鑫缘茧丝绸集团带动行业聚力发展,大力推广“集团+科研院所+基地+农场农户”经营模式。

      陆卫东认为,随着时代发展,单家独户的栽桑养蚕模式逐渐失去优势,机械化、规模化是大势所趋。鑫缘集团构建了以龙头企业为核心、鑫缘茧丝绸产业园为载体,一产往后延、二三产连两头的运营模式,投资3200万元建设桑园5980亩,将建成蚕业规模经营农场400个、精品蚕业基地5万亩,打造上下游联动的茧丝绸产业链,引领带动三产融合发展。

      鑫缘集团还集成推广自动控制、自动切桑、电动伐条、自动采桑等省力化技术和智能机械设备,提高蚕桑生产科技含量和劳动效率,与丝厂和蚕农抱团发展,共同抵御市场风险,带动50多家丝绸企业协同发展。同时,通过推动“建场(蚕业农场)、组社(蚕业合作社)、联农(联结分散蚕农)”,有效破解“单家独户老百姓难以应对千变万化大市场”的难题。

      鑫缘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储呈平坦言,推动农业现代化要大力调整优化农业结构,积极创新农业产业化经营模式,由龙头企业引领农民走向市场,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海安县县长顾国标说,为进一步发展壮大蚕桑产业,该县将进一步深化农村改革,加快转变蚕业生产方式,发展蚕业适度规模经营,推进蚕业家庭农场建设。

     

      市场低迷倒逼转型升级成本渐升促产业链延伸

      近年来,随着城镇化和城乡一体化加速推进,农村劳动力加快转移,养蚕成本逐年上升,海安桑园面积逐年缩减,从2007年的15.8万亩下降到2015年的8.6万亩。此外,受气候和地势影响,海安蚕农养蚕风险增加,而且该县蚕农平均年龄高达61.4岁,85%左右仅为小学和初中文化水平,蚕茧产业亟待转型以提高竞争力。

      储呈平说,国际国内茧丝绸行情波动较大,造成茧丝绸价格持续低位运行,挫伤蚕农栽桑养蚕的积极性。此外,受国家“东桑西移”战略调整影响,中西部蚕区生产规模快速扩张,加剧了区域间产业竞争。顾国标说,每年都有大批茧贩想方设法在海安县抢购蚕茧资源,致使该县不少优质蚕茧和税费流失。

      然而,这些问题没有难倒海安人,却倒逼蚕茧产业转型升级,促进产业链延伸。“蚕桑全产业链条都是宝,‘吃干榨尽’才能产生最大效益。”在海安县蚕种厂循环经济示范区,厂长刘慧斌说,桑椹、蚕沙和桑叶中提取的色素可用作天然染料;桑树枝条可用于栽培具有抗癌活性的桑黄;桑叶浸水再分离可制沼气发电;蚕蛹酿酒、茶桑制茶、蚕沙作枕、丝胶制蚕丝面膜、丝绸上再现名人字画……海安人在纤细的蚕丝上挖掘出各种可能,“丝路”越走越宽。

      储呈平说,鑫缘集团始终把全产业链条的质量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制定出涉及10个方面300多项流程标准贯彻执行。同样一吨生丝,该集团能比其他企业多卖出3万元,国际奢侈品牌爱马仕的丝巾也采用鑫缘集团供应的原料。尽管国际行情低迷,该集团却逆势上扬,今年已实现主营业务收入近60亿元,同比增长逾10%。

      “我是农民的儿子,延伸茧丝绸产业链,提高附加值,带动广大蚕农共同富裕是我的心愿。”储呈平说,场企是利益共同体,蚕农和企业更是命运共同体,要想茧丝绸产业蒸蒸日上,就必须保护蚕农栽桑养蚕的积极性,固本强源刻不容缓。

      业内人士认为,各地可充分借鉴海安经验,紧紧牵住龙头企业引领发展“牛鼻子”,立足区位优势,做足特色文章,大力发展优势产业,促农增收。

      

      (来源:经济参考网)